最新地址:www.qqcao83.com
最新地址:www.qqcao84.com
安卓用户下载我们的app|点击下载
艳照门 直播做爱 偷拍自拍 强奸乱伦 经典三级

上床何忌骨肉親:母子互動劄記1-5

来源:家庭乱伦推荐星数:5星发布时间:2020-06-03 14:17:02

  • 2020-07-12

  • 是的,我和母親背德互動現在還持續著,我今年21不到啊,而母親,也不過43,而我們的開始,是在我初二,我14歲,你想想那時,我母親“風華正茂”的年紀



    1、最初的悸動



    我家在廣東一個不知名的小縣城中的一個不知名的小鄉鎮,這?四面環山,交通條件很差,近年才有好轉家?離鎮中心不遠,可以說得上是地道的農民家庭,因爲一直有耕半畝薄田。我們這?幾乎每戶每家,不論家庭環境好或差,隻要沒有整個家族都完全脫離鄉村,總是要耕上地的,畢竟米嘛,自己種出來的才好吃,而且逢年過節有親友回來,送上一包帶有家鄉味道的大米比什麼都好。



    我家環境其實不算差,雖然這些年隨著父親的發展起伏而浮沈,總算能維持小康水準。



    (題外話:我們是說粵語的,所以在和母親的各種交流中都是自己的方言,本想尋求真實直接打出粵語詞,又怕有些朋友看不懂,加注釋又過于雞肋,顯得不倫不類,所以還是轉化爲國語吧)



    我母親是廣西人,90年代,年輕的她不知畏懼順著下廣東的大潮,嫁給了當時的父親,是介紹的,我爺爺當時給了不少介紹費媒人,他們結婚那年,母親才22歲,父親也就23,完全一稚嫩小子。在我們鄉鎮,跟母親來自同一地方的老鄉不少。



    結婚不久就生下了我,聽母親說起,生下我的大半年後,爲求生計,通過我伯父的關系在附近一個城市進修類似于教育學院的培訓班,一年後就回來鎮中心小學教數學,小學而已,要求不高,母親倒也能應付,況且她自己本身的腦袋瓜子就很靈活。就這樣,母親做起了教師,隨後也教起了語文。那時候父親在廣州打拼,母親就在家邊教學邊養育我,由于我兩個伯父都發展得很好,所以贍養爺爺奶奶的壓力幾乎沒有。



    不知道是不是廣西的女性都是這樣,平時都很和睦溫柔,一到有爭吵,瞬間變天,十分潑辣固執,甚至不講道理,隻要她認爲對的,她絕不會讓步。這點連我父親都懼怕。



    在我上小學的時候,父親不知走什麼狗屎運,正當工作風生水起,偏門(當時從香港傳來的六合彩風靡廣東)也收獲頗豐。現在我才知道,當時父親的經濟來源主要是靠六合彩。正因爲此,母親辭去了教師工作,其實更主要的原因是,她生下了我妹妹,之後就專心在家教育子女。



    原諒我第一次寫不懂架構,說了那麼多還沒進入正題。國際慣例,怎麼也得描述一下我母親的身材樣貌之類的。



    母親年輕時候怎麼樣我不太清楚,我也看過以前的照片,比現在瘦很多,面容倒沒有多大改變。說回現在的母親,什麼美女之類的稱謂我覺得夠不上,美熟女更不適合她,頂多算五官端正而不是精緻。眼神倒是很魅惑的感覺,睫毛彎彎,有點調皮有點可愛,似有一種似是而非的笑容掛在臉上,我閱片無數,覺得她樣子像藤原未央,巧的是,身形也像。



    我個人鍾情于身材多過樣子,還好母親沒讓我失望。將近1米7的身高,體態健碩而不臃腫,豐滿得恰到好處。雙腿很長,但並不是修長,隻是身高的原因吧,也算不上雪白,還好夠勻稱。



    算是中年的女人了,腰肢肯定不是理想的水蛇腰,隻能說一般般,不過這不礙事,臀部夠渾圓,標準的桃尻,站著的時候微微上翹,寬松的衣服都抵擋不了。胸部?以我這幾年的經曆估算,大概是D吧,網上那麼多吹噓罩杯的,其實沒水分的話,D罩杯真的已經很豐滿了,尤其是內衣衣服穿對的時候。



    總之母親的外在條件算可以吧,能令我起歹心。小弟什麼時候都承認自己是個好色之徒,有點早熟,從小就這樣了,不過最初並沒有對母親起齷齪的心思。



    要怪,也隻怪網絡危害、青春柯爾蒙的激發、母親平時的大大咧咧,對兒子毫無防範之心,或者說她從來沒將我當是正常的男性。



    母親長相並不顯老,就像我們平時評價一位姑娘,說她老相一樣,母親恰好相反。



    夏天在家母親都是普通的吊帶背心短褲,短褲可不是現在女孩的熱褲那種,都是很居家的棉質短褲,過大腿根部不多。現在回想,我讀小學時的母親真是迷人,在我印象中,尤其夏天在家的大多時候,母親穿的薄薄的背心包裹不住受胸罩束縛的C杯奶子,令我驚奇的是,母親並不是在胸前頂出兩個半球,而根本是一座山,橫跨整個胸部的山峰,我想大概是母親的胸部是擴散性,面積大吧,又或者是胸罩作怪。寬闊的棉質短褲,在渾圓的臀部下失去了作用,總是很輕易地看到內褲勾勒的痕跡,甚至是大腿與屁股交接部位折出的溝壑,畢竟不是什麼少女了,大腿與屁股相接得不可能平滑,屁股隨著年齡的增長多少會下塌一點,不過這樣反而更性感,更增添了熟女的風情。坐下來的時候稍不注意就能看到內褲的邊緣,有時候我想,這短褲的作用還不如那打底褲。



    唯一可恨的是,母親的背心似乎都離頸部很近,平時很少看到有乳溝,按道理C奶怎麼也擠出一道深溝吧,即使母親不想,她可是穿背心的啊。彎腰的時候倒可以一覽乾坤,不過母親彎腰的時候我一般在她背後盯著她的屁股YY呢。



    母親身上的皮膚也是一般般,裸露在外的大腿手臂都不再雪白,是健康的古銅色,臉龐稍好一點,什麼光潔如少女這不現實,倒是在她換衣服的時候,我就看到她上半身受衣服保護的地方很白。唉,畢竟母親偶爾也要忙活一些農活啊,這日曬雨淋的。還好在農村,綠色生活,母親攝入的瓜果也挺多,體態上肌膚質量上總算能維持得較好。



    小學時候的我雖然看三級,偷窺女老師女同學,不過對于在身邊的母親倒沒有在意什麼,覺得很普通,現在想想真是暴殄天物啊。後來才知道,那時候偷瞄我母親的,覬覦我母親的不知道有多少人。



    其實在家這樣的衣著很一般,隻不過是我自己太猥瑣想太多了。小鄉鎮的女性,那懂什麼打扮,不過任何女性都不會不修邊幅吧,如果不是幹田地活時候,母親出門,總是要換上七分的牛仔褲或者一條卡其色休閑褲,再就一條黑色的休閑西褲。上身搭個小外套或者小披肩,扭好胸部上方的紐扣,藏起一對小白兔。母親漂亮的衣服真的不多。鞋子更普通,不過有時也會穿中高跟涼鞋,在重大的節日或者出縣城辦事。母親也有短裙,典型的成年女性短裙,不走少女性感可愛風,是那種直接套進的,花紋很樸素的,也有一種僅用幾個紐扣圍起來,類似于圍裙,展開就是一塊布料……



    我讀六年級的時候是家中的重大轉折點,父親沾沾自喜于六合彩帶來的豐厚回報,在06年的春節回家之後一直沒再去工作。我們才知道,他是回家專職搞六合彩了啊。日子一久自然與母親矛盾重重,母親也很不忿他這次的莽撞決定,加上和我奶奶也偶有不和,心情變得很糟糕,爲此與父親爭吵冷戰過不知多少次,每次都是我父親找話題哄回她。而且父親的賭運也到頭了,不斷輸錢,家中的積蓄越來越少。還好父親當年賺得也不少,也不至于一落千丈,不過每次輸錢就要拿出存款去還賭債,母親頗有怨言。



    母親當年做過教師,總有點知識分子氣質,可是在父親辭職歸來之後整天忙碌于柴米油鹽生活瑣事,又要教育孩子照顧家婆,時而又被父親氣到,可想而知那時候她多辛苦,心?的壓力是多麼大,就這樣慢慢轉變爲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,小農的狹隘性、教師經曆的濡染、爲生計的精打細算、年輕時走南闖北的見識、工廠辦公室的僞種種矛盾結合在她身上,讓我覺得母親身上又有與普通農婦、師奶不一樣的個性。



    在我初一那年,母親或許是受夠了父親的行爲,又或許是爲了幫補家用,整天嚷嚷著要外出打工,不然讓父親這樣賭下去,遲早坐山吃空,到時候連我的學費都成問題。



    家中的一切都靠母親操持,種的作物、養的家禽也是母親打理,父親怎麼可能讓她外出太遠,隻好叫母親去鎮上他朋友一間小廠的辦公室打雜,記賬啊、摘抄文件之類的工作,雖然工資不高,總算安撫了母親那躁動的心。無論多麼密切的雙方,整天對著,矛盾肯定會爆發的,這下母親有份工作,不用整天對著父親,倒也令雙方的關系都和睦不少,說話也多起來。



    我說過母親有點大大咧咧的,在家換衣服從不避諱我。有時候我在二樓大廳看電視,母親進房換衣服,父母房正對著客廳,所以我能看到她的一舉一動,母親不喜歡鎖門的,她邊換衣服還邊轉過頭來和我說話,白花花的奶子我是一覽無餘,可惜那時候不懂欣賞。



    早上我很早起床刷牙上學,母親僅僅穿著內褲,她就敢闖進衛生間小便,完全當我不存在。在簌簌聲地小便後,母親便會起身,拿紙巾擦拭下體,我透過鏡子,隻是看到母親手上白色的紙巾在一片烏黑的陰毛中動著,她的奶子我沒看,看向她的下體也是無意。在她眼?,我是她不諳任何情欲之事、純潔的孩子。



    母親對我很嚴厲,小鄉鎮的父母,有沒有受過什麼高等教育,教育孩子基本都是傳承祖先那一套,棍棒出孝子,所以我小時候沒少挨母親打。偷偷去遊泳、偷奶奶的5塊錢、學校收費報大數,被知道後都得受一頓皮肉之苦,那時候對母親是又愛又怕的,最怕惹她生氣,不過母親的確很愛我,任何事都很關心我。當然,隨著年齡增長,我的懂事,母親打我是越來越少了,初中時候就絕跡了。我的一些惡習,她還會嚴厲地兇巴巴地批評教訓我。



    初一暑假之前,我雖然已經接觸過不少色情淫穢讀物與音像制品,也YY過很多女同學,但就沒對母親起過心思,也不會手淫。很簡單,我當時並不覺得母親是個漂亮女人,一頭短發的她,有那麼點老土,真的很像普通大嬸,我當時就單純迷戀一頭長發的姑娘。



    我初中就住校了,沒有留意,在這一年,母親留起了長發,當然初衷是懶得去剪,又去燙了一下發端,就是末梢向上彎起來那種,其實頭發不長,過肩一點。有時候不得不承認,發型真能顛覆性地改變一個人的樣貌。一頭過肩長發的母親,面型似乎也變得好了,從背後看,擺動的頭發,還真多了幾分風韻。她說去辦公室好歹得形象好點示人。



    我對喜歡年輕女孩的一襲長發,但對于一個步入中年女人來說,一頭長發算什麼?像街邊的失足,所以現在母親的頭發恰到好處。



    初一第二學期,不知怎麼的,染上了一種皮膚病,手癢,下體癢,廣東話好像叫“癩渣”,就是一種癬,其實這種皮膚病很多人都得過,而且就像水痘一樣,得了一次終生免疫。那時候年紀小,聽到皮膚病害怕得很,每次都忍不住抓癢,即使抓到手破損,下體的痕癢更是嚴重,一撓就很舒服。



    後來暑假終于決定告訴父親,並去醫治。一堆藥,要用硫磺塗抹患處,還要用藥水洗澡,穿過的衣服,蓋過的被子都要簡易消毒。



    過了十幾天,差不多恢複正常。一天早上,母親走進我房間,對我說:



    “兒子,怎麼樣了,皮膚還癢嗎,記住不要用手撓了啊”



    我伸出雙手給母親看,對她說:“手上的好像已經好了”



    母親很平靜地指著我小雞雞的部位,“這?的呢”。我當時很不好意思,輕聲說道:“差不多了”。“讓媽看看”,心理一陣顫抖,雖說是自己母親,我好歹也快初二了,進入青春期的少年了,怎麼好意思讓母親看見自己裸露的下體。



    “媽,不用看了,真的快好了。”



    母親柳眉微挑,一面含笑地對我說:“跟阿媽還害什麼羞啊,你都是媽身上掉下的一塊肉,讓媽看看有什麼不行的,難道還會短了你的嗎。”



    ……這,這話什麼意思。



    “可是,我已經長大了,不是小孩子了,那有讓媽看自己的。”



    “長大個屁,整一不懂事小屁孩還敢說長大,你在媽眼?永遠是那個光屁股的小孩子。”,母親手叉腰,對我說道。



    我隻好坐起來,脫下自己的褲子內褲,露出了小雞雞。男人的天性,我丈量過這玩意,勃起時勉強有12CM,那時候覺得算發育正常吧。母親沒有表現出什麼特別的反應,現在想起,是不是我這小雞雞比起父親,還是稚嫩了點,父親的我以前出遊一起上廁所看過,比我的長一個小指長度,後來偷窺父母房事,父親的估計勃起時能達到17CM,而且是向上翹的那種,龜頭也比我的大,而且通體發黑,我當時小雞雞還是如同身體皮膚一樣的顔色。



    說回現場,母親當時最主要想看看我哪?有沒有像當初手上那樣的紅斑點,由于母親的身高,她半俯下身,用手摸向我的雞雞,當時心理已經放開,沒覺得什麼。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發生了,母親改用食指跟拇指輕輕夾住我的下體,拉著它隨意擺動了幾下,又拉扯我的子孫袋,整個動作就像檢查一件寶貝。母親隻說了一句:“還沒好(康複)得完啊。”



    然後又打了下我的大腿,責怪道:“叫你平時吃多點肉,敢情你在學校不吃飯的啊,全身上下都瘦到不得了,現在發育時候啊,看你雙腿上下,怎麼像個小老頭一樣,還敢說長大了?”



    我小腹一陣燥熱,一絲異樣的感覺慢慢地傳遞到小雞雞上,糟糕,有勃起的征兆!在母親面前那可就糗大了!母親接下來的做法加劇了挺起的到來,她依舊是食指加拇指,竟然向下箍動我的包皮。手指自然觸碰到我的小龜頭,酥癢感襲來,小雞雞慢慢從低頭狀態硬挺起來,這小家夥好像偏和我作對,越不想它硬起來,它偏要挺。



    我當時都不敢正眼看母親,聳拉著頭,尷尬無比。我怕母親罵我,那時候,什麼都不懂,在孩子群體中都知道勃起是一件邪惡的猥瑣的事,那都是跟下流掛鈎的,而那天,我竟然在母親面前完全勃起了。



    小弟弟不由自主跳動一下,完全硬挺,掙脫了母親“作怪”的兩個手指。



    “咦!”,母親發出一聲,“還真的長大了哦,臭小子,小看你了。”



    我擡起頭尷尬地看著母親,她倒不驚訝,隻有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,輕輕拍了拍我那勃起的小雞雞,說:“沒事的,傻小子,這是男孩正常反應。”



    我還在回味著母親所說的“長大了”,內心思緒也在起著強烈變化,母親的手依然在我下體翻看著,以往所看的色情文章、三級片的一幕幕此刻浮上心頭,下體硬得有點難受,急需發洩出來。



    最後淫穢的思想轉移到母親身上,我此時才打量起母親的全身,由于母親正在用右手翻弄我的下體,我得以從容瀏覽,淺灰色的背心,背心和黑色的內衣肩帶緊緊扣著肩膀,左手叉著床,半俯身姿態,使得一對沈甸甸的小白兔把背心墜得要脫離身體,薄薄的背心似乎要承受不住這生命之重,背心肩帶都快脫離了,背心與身體之間留下極大的縫隙,我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背心內的風光,白花花的雙乳,整體黑色帶有紅色圖案的胸罩,兩座垂下的乳房使得中間留有通道,正好看見母親的下半身。



    粉紅色的有點顯舊的純棉短褲,正面很淩亂,沒看出什麼特別,大腿根部位置的布料,凹了進去,界限明顯,感覺此時母親就是穿著一條僅僅覆蓋三角部位的短褲。由于是站著,雙腿顯得很誘人,傲嬌般支撐著母親的身體,並攏著與整個臀部勾勒起一個桃心形狀。可惜不是背對,無法欣賞此時撅起的大屁股。



    由于對母親起了齷齪的念頭,此時情欲高漲,小雞雞好像勃起到了極限,而且龜頭有發紅發黑的變化。其實母親隻是翻弄了我下體十來秒……我卻已經視奸了她一遍。



    不管怎樣,母親穿著完整的衣服,而我,恨不得把她整個看穿,那時候多希望自己有雙透視眼,腦中YY的並不是對母親的什麼舉動,隻是一時興起,對平日又敬又怕的母親的窺私欲作怪。



    我下體舒服的酥麻感覺也隻有10秒左右,因爲母親已經收起手,並且坐了下來,爲我拉上了褲子。



    隨後母親叮囑我不要自己用手撓,記得按時上藥水。



    聞著母親身上發出的沐浴露香味夾帶著成熟女人的體香,從前是覺得那麼普通,現在就是激發我情欲的氣味,此時此刻,我把母親當作一個普通的女人,由于她坐了下來,我終于看見她渾圓屁股的一部分,與腰肢連成一條誘人的曲線。雖然短褲擋著,依然看到大屁股中間有一條分界線。把屁股分成了兩瓣。小雞雞脹得難受,當時並沒有想到插穴這樣的高級動作,隻是想單純地抱著母親,緩解這股欲望。



    然後母親叫我早點起床,不要放假了就想睡大懶覺,就起身離去了。



    走到房門口,母親轉過頭,眼神複雜,說道:“還有,你那?會這樣是正常的,每個男孩子都會,不要太在意它,更不要胡思亂想哦,尤其是……算了,我煮粥去”沒說完,搖了搖頭,走了……



    母親離開,我還在回味著剛才的場景、母親說的幾句話,下體還沒脫離勃起狀態,想起剛才母親擼動我那兩下,我自己也學著,輕輕地上下撥動包皮,又是酸癢的感覺。其實很早就發現這樣很舒服,不過都是動兩下就收手了。



    而這次,一邊擼動,一邊想著母親的身體,過了幾分鍾,好像有什麼要從小弟弟噴薄而出,一陣全身松透的感覺襲來,龜頭處噴出了幾滴乳白色液體。我說過我早熟,當然知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精子了。出來後一陣惡心感,愧疚感占據了內心,天啊,我是怎麼了,竟然邊想著母親邊做出了這麼惡心的行爲。對母親的懵懂情欲,也在一瞬間消失不見。



    這是第一次手淫,發生在與母親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後。從此一發不可收拾,也慢慢把我推向了淫邪母親的深淵。